球儿他妈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冬天是恋爱的季节(上)【嘎尾】

来自被虐疯的我的自我治愈,我蒙的目标是,甜到蛀牙~

前方正文↓

——

“嚯,这一转眼怎么就这么冷了。”张伟早上出门被风吹的忍不住念叨着,抬起手吹口气搓搓。

“哥穿这么少当然会冷啊,已经秋末了,出门一定要加件外套啊。”

这边张伟正开着自行车锁,就听见似乎是有人在和自己说话?

一转头,果然是隔壁内白毛小子,一身运动装似乎是刚刚晨跑过。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见天找我茬啊,你又不是我爸,你管我穿多穿少呢?”张伟看见这小孩儿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张嘴就想怼他。

说完手里拎着自行车就要走,就跟没看见眼前人似的往前怼。

“哥,今天太冷了,你别骑单车了,我开车送你去上班好不好?”白毛小孩儿完全不介意已经蹭上自己裤腿的车轱辘,略带点讨好的笑容看着张伟。

张伟最怕他那一副表情,好像自己怎么着他了似的,话出口却又不留情。

“不是,王嘉尔你你你是不是跟我显摆你有车呢?我这好手好脚用你送我上班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快快快让开!一会我迟到了真是的。”接着一脚蹬上自行车一溜烟的骑走了,像是生怕身后的人追上来似的。

王嘉尔看着张伟笨手笨脚的骑走自行车不禁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似乎又有些苦恼……哥好像讨厌我了啊……

张伟这边刚到店里,就被老板催着把摆着的乐器擦一遍,张伟心里骂骂咧咧可脸上还依旧笑呵呵,走过去赶紧接过老板手里的抹布,正要说这脏东西怎么能麻烦老板您亲自拿呢,谁想到一张嘴话还没出口,喷嚏却抢先了一步。

这边张伟看着老板被自己喷了一脸的口水,一个没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板,对对对不起,我我我给您擦擦啊。”说着就拿起手里的东西往老板脸上糊,这一抬手感觉好像不大对,我这手里怎么还有块毛巾呢?

“滚!”

随着老板气势如虹的一声吼和拍到自己脸上的抹布,张伟……失业了。

“唉~”

走出乐器店张伟推着他手里的二八再抬头看看满天飞的落叶,感觉有点伤感。

不过伤感归伤感,工作不能忘,毕竟再伤感下个月的房租都伤感不出来。

随便找个地儿锁了车,又买了份报纸,就坐在路边的长椅开始谋划他下个职业。

“招聘……保洁?我这身娇体弱干不了干不了。保安?我这当小区保安还成。保镖?噗,哪个老板被我镖了那可真是有福了。保姆?嘿,今天这怎么都是保字辈的,什么时候报纸也开始按笔画顺序排列了。 ”愤愤的又翻了几页,没看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张伟把手里的报纸卷了卷,让他顺着护城河流浪去了。

在路边浪费了半天,拿起手机一看都快下午一点了。

人是铁饭是钢,还是先填填肚子吧。想着找家汉堡王随便吃口得了,刚走到门口,就又想起了王嘉尔的脸。

第一次见面是在自家楼道里,王嘉尔看见自己手里拎着的汉堡袋子,上来就对自己说这个不健康,之后随手就扔进了垃圾箱。就这下差点给张伟气疯咯,好几十块钱买的呢,这败家孩子。

王嘉尔当即一看这个哥哥泫然欲泣的样子,才想起来扔的太顺手了,忘了这个哥哥还不认识自己。

“您好哥,我叫王嘉尔,你可以叫我嘉尔,嘉嘉或者嘎嘎。”王嘉尔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对着张伟伸出手。

张伟淡淡的撇了一眼,说了对王嘉尔的第一句【段】话。

“谁管你叫什么啊,你把我晚饭扔了我晚上吃什么啊!你这孩子是不是有毛病啊,我认识你吗你就扔我东西,我爸也从来没说过一句我吃东西不健康啊,更别说扔我吃的了,你到底谁啊你,干嘛在我家门口啊,我认识你吗,赶紧走走走,别让我再看见你!”张伟这一连串连珠炮一样的话出来王嘉尔就懵了。

满脑子的这个哥好厉害,话怎么能说这么快,可是他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诶,哦,好像是问我为什么在他家门口?啊,我好棒,竟然听懂了问题。

张伟看着这孩子依然笑得一脸灿烂,忽然就明白了!

——是个傻子!

算了,就算自己倒霉,转身拿出钥匙要开门,这孩子却又开口了。

“哥,我是您家对面的,今天刚刚搬过来的,那个,你说我扔了你的晚饭,那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我家……一起吃?”

所以第一次见面就莫名其妙的被人邀请回家吃饭是为毛?张伟坐在王嘉尔家的饭桌前还在想着。

“内个……哥,我只会做芝士焗饭,你……喜欢吗?”

“咳,加点培根成吗?”

所以当张伟最后吃的直打小饱嗝的时候,忽然就接受了他以后要多一个邻居的事实。

如果能经常蹭饭,还是不错的(*๓´╰╯`๓)♡

可时间长了张伟渐渐发现了,这个王嘉尔就是有毛病!卧槽,你别扔我糖耳朵啊!诶,我的烤串!你大爷我的甜水儿。

“哥,这些都不健康,你看我把你的绿茶饮料都换成了这个有机绿茶,这个很健康的,以后喝这个吧。”

你大爷谁要喝你那苦不拉几的玩意儿啊!

最后是张伟拿着把大扫帚把王嘉尔轰出了自己家。然后看着空荡荡的只剩菜叶子的冰箱抹眼泪。

“阿嚏~”回忆被一个喷嚏打断,张伟揉了揉鼻子,继续吃手里的汉堡,不健康怎么了,我就吃我就吃!

—TBC—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