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儿他妈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如果能重来【伪兄弟,白宁】

第七章

宁桓宇和白举纲牵着手走回家,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感受着改变的心境和对方手心的温度。

走到楼下时,白举纲突然说:“桓桓,你会不会害怕?”

自己想了一路,白举纲还是问出了心中想问的问题。

宁桓宇一愣,说:“怕什么?既然我今天来找你,问出那个问题,我就已经做好打算了,反正我喜欢你,既然你也喜欢我,那我就更没有什么可怕的了……白举纲,你不可以不管我了,知道吗?”

白举纲听了宁桓宇说的这话,心中那丝丝的不安,似乎平复了不少,笑笑说:“我突然好后悔没有早点告诉你我的心意,否则怎么会浪费那么长的时间。”

宁桓宇撇撇嘴说:“果然当时阻止你交女朋友是正确的选择。”

白举纲笑笑,拉着宁桓宇回了家。

————————————————————————

“白举纲。”宁桓宇挡住白举纲要出门的动作,抢过他手里的箱子扔在地上。

“哥,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你突然就交了女朋友?”宁桓宇抓着白举纲的手臂,目光里透着一点祈求。

白举纲缓缓转过身说道:“桓桓,我们……总归是要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的,结婚,生子,那才是你该经历的,也是我该承担的。”

目光如炬,让宁桓宇看不出破绽。

“可是你说过,不会不管我的啊……你现在要我怎么办,放手叫你去和一个女人结婚,生孩子?然后我还要微笑着祝福吗?哥……我做不到。”宁桓宇说着抱住白举纲,几乎是瞬间,宁桓宇的眼泪便湿透了白举纲的白衬衫。

白举纲没有动,他也不知该怎么办,只要碰到宁桓宇的眼泪,白举纲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宁桓宇是白举纲的劫,躲也躲不开。

“对不起,我可能……要食言了。”白举纲抬着头,拉开宁桓宇。

宁桓宇愣在原地看着白举纲走出大门,又突然停下来对他说:“桓桓,以后你会明白的,人总是要为了一些人而放弃一些东西的。对不起,但我还是你哥哥。”

看着白举纲走进电梯,宁桓宇像疯了一样冲进了卧室,扯下了所有的床上用品,又打开衣柜找出所有他和白举纲曾经一起用过的,把它们大力的揉到一起。

然后揪着自己的头发在原地打转,又似乎想起什么的走到桌子旁边去,把桌子上的手办和玩具通通和床单被套卷在一起,顺着卧室的窗户扔了下去。

回来后又拉开抽屉,拿出放在里面的两本相册,里面都是他和白举纲的照片,从他四岁开始,白举纲来到他的家开始……宁桓宇一张张的抽出所有带有白举纲的照片,然后拿出打火机。

相纸十分易燃,当他点燃第一张,呼的一下就卷了起来,宁桓宇的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那堆燃起的纸像是烧在了他的心上,呛得他似乎已经无法呼吸……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