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儿他妈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总是这样啊 忽然就变冷的天气 和忽然就想起的你。

有糖就吃呗,非要人家喂到你嘴边然后你再说不行,我还是先看看哪里有💩

如果你被两点叫醒然后一整天东跑西颠还要想着怎么赢比赛估计你也笑不出来

占tag抱歉哦,明早睡醒删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

若即若离,若我若狂。

那些说你眼睛漂亮的像有星星一样我想大多是框你的,我怎就从未见过你眼中的星辰大海。

分明每次对视的时候都只有我自己盛满爱意的脸。    ——杨九郎

ps:p2原图来自水印,侵删欠。❤️

城南旧事


3.

经过那位哥哥的一番解释那将军看着我的目光才少了些冷冽。

在两人交谈中我知道了这位哥哥的名字将军唤他为…张伟。而这位将军,我似乎也隐约想起父母曾经提过,好像是叫……王嘉尔。

“怎么将军府是亏待了你不成?需要你跑到别处来和姑娘讨枣子吃!”王嘉尔看着张伟,抬起手点了点他的额头。

“你成日里忙着公务也没时间搭理我,还不行我自己找点事情做。”说着张伟一个白眼翻到了天际。

看着他这般表情,我不禁笑出声来。

“嘿,你这丫头,笑也别叫我听到啊!”

听到他这话我连忙噤了声,再不好意思说话。

“阿慧,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罢。”院子里响起了母亲的呼唤,我急忙和两人告别跑回了院中。

走到房间门口我才想起刚才给张伟哥哥包枣子的薄衫忘记拿了回来。

想着我便又跑了出去,探出大门看到的场景却叫我此生难忘。

只见那王将军将张伟哥哥抵在胡同儿的矮墙处,双手握着张伟哥哥的手腕撑在墙面上,竟…竟是在亲吻。

我一时慌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想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脚却不怎么听使唤,依旧定定的站在门口。

这王嘉尔看似是力气极大的,这样桎梏住张伟哥哥他连动都动不得,似乎是吻到情动,我听见小哥哥忽然一声嘤咛,那声音似是愉悦又似是难受,我好奇的一打量……呀!这,这王将军的手什么时候伸到张伟哥哥的裤子里啦?

我再不敢看下去,急忙忙的回到了屋内,连喝了几杯凉茶才微微镇定下来,我虽未出阁,但也二八有余,当初在学堂时也听过调皮的男同学念过几句淫词秽曲儿,也多少懂得一些男欢女爱之事,只是这男子之间……我甩了甩还在胡思乱想的脑袋,外面天已黑透,便匆匆洗漱了一番,上床休息了。

4.

第二日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我便起床了,心中有事,并不得安睡。

父母见我早起还十分惊讶,问我平时不是都贪睡到快晌午。我打着哈哈说可能是换了新床不大适应。

听罢母亲笑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就算给你扔到那花园里你也是能睡到大天明的,换个床就睡不着,我可不信。”

父亲也打趣我道:“阿慧成大姑娘了,也懂得有心事了。”

我心中一个白眼翻过,我这倒的确是有些心事,只不过这心中却是别人的事。

吃过早饭我便帮母亲忙着家里,快到晌午时忽然听到有人敲起门来。

正纳闷是何人造访,一开门可真真是吓了我一跳。

“王……王将军。”我见到他便想起昨晚瞧见的事,脸誊的红起来。

“你便是昨晚给我家张副官枣子的姑娘吧,这是你的外衫,张副官身体不适便由我来还给你,哦,他说,枣子很甜,还叫我谢谢你。”王将军操着一口不怎么流利的普通话跟我说。

身…身体不适?这昨日还不是好好的。

随即抬头便看到王将军满面春风的俊脸,我心领神会脸却更红了。

我接过薄衫弱弱的说了句不客气,之后他便对我笑了笑,又对身后的母亲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我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想着他刚说的话,没想到张伟哥哥竟是位副官。

母亲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忽然回神,回头佯装咳嗽了两声便跑回了屋里,留下院子里的父母面面相窥。

回到屋里摸了摸脸颊还是发烫的不得了,又对着镜子瞧了瞧,这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少不得要被父母误会了。

吃午饭气氛便有些怪异,母亲似乎有话要说,父亲一直拿眼神提醒着。见这状况我还是先走为妙,放下碗筷我抬脚便想离开饭厅。

“阿慧,你等一等!”唉,终究还是没逃过。

“阿慧,妈知道你大了,也该到出阁的年纪了,只是……”母亲欲言又止瞧了眼父亲。

“只是这王将军可不是普通人,你和他还是少来往的好!”父亲接过母亲的话,有些愠怒。

……

我心下了然,父母果然是误会了,以为我对这王将军有意,经过我几番解释父母才堪堪相信我与他并无心思,这事也就这样过去了。

—TBC—

城南旧事


前面的啰嗦

之前在微博上发过一点楔子,灵感来自于二十四小时张伟的宣传照

后来断断续续的写了这些,自己留着也不能下崽儿就发出来罢

装逼文笔,不喜欢您也别告诉我,我太脆弱了哈哈哈

有错误大家提出我改正,爱你萌\(//∇//)\

—————————(⑉°з°)-♡————————

1.

民国二十五年。

今日晨起便和父母收拾好行李搬往城南。

八月份的天气依旧燥热,我坐在院子的石凳上无聊的盯着脚尖,黑色的布鞋上沾了点灰尘,大概是路上不小心碰到的。

百无聊赖的看着父母进进出出的搬着东西,阳光晃的我越发睁不开眼……摇了摇头便四处走动了起来。

这是一处老院子,能看得出原来的主人是位热爱生活的,院子里的小树都被修剪出了好看的形状。

一进大门能看见一棵挺大的枣树,八月,正是枣子成熟的季节。

“嘿,小闺女!”

我正抬着头想着怎样打点枣子来消磨时间,不知从哪飘来了声音。

我四下寻找了一番,就看到了枣树边高墙上的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笑的眉眼弯弯嘴角上翘。

不知怎的,我对这个凭空出现的陌生人并未感到惧怕,这人懒懒的笑着似乎并没有攻击力的样子。

还没等我回话,这人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小闺女,你是这新搬来的人家?嗨~我这真是废话,不是新搬来的怎么会在这院子里,闺女你是不知道之前这家的老头子有多讨厌,每次我在这趴着想摘他点枣子他都拿着扫帚直接给我挥下去,真是的,不就摘他点枣子吗!……”

“你想吃这枣子?”看这人的架势我赶忙打断了他的话。

只见那人亮晶晶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可不是我想吃,我家将军喜欢吃这枣子,我这便想摘点孝敬孝敬他。”

看着他一脸小算计的表情,我忍不住“噗嗤”的笑出声来。

“阿慧……回来了吧,我们要去拜访你戴大伯了。”

这边我还没回他话便听到了母亲唤我过去,我急忙应了声,抬头对那人说道。

“你小心些罢,我要出门了,等到傍晚时我会用布包着给你放在门口好吗?”

那人似乎很开心的样子,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活像只餍足的猫。

“好嘞,那我晚上来取,你快过去罢。”

我对他笑了笑便转身回了屋,再出门时,那人已经不见了……

2.
和父母拜访过戴伯伯回家时已经傍晚。

装着样子简单收拾了下房间便懒懒的瘫在床上不愿动。

躺在床上透着窗户看着小院子,一眼便扫到了那颗大枣树。

啊……

我猛地想起还答应了那位小哥哥要给他摘枣子来的。

我穿好鞋子跑下床,看了看父母还在房间里整理一些衣物和书籍,便悄悄的在院子里寻了一长扁担,又解了身上的薄衫铺在地上。

准备妥当我便举起扁担开始哗啦哗啦敲打起枣树。

这枣子成熟的十分好,不一会便掉了不少下来,我把扁担扔到一旁把枣子都拢到了薄衫里悄悄放到了大门外的台阶上。

吃过晚饭父母便催促着我去读书,我是十分不情愿的,比起读书我倒是更喜欢出去打枣子。

正坐在书桌前发愁,忽然就听到了枣树哗啦啦的声音。

因为我住在偏房,枣树正在我的窗外,所以听的十分清楚,而住在主屋的父母大概是听不真切。

我急忙跑出去瞧看,想着大抵是那位小哥哥来取枣子了罢。

我小心的开了大门,然后探出脑袋扫视着,忽然头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我还没喊出声就听到一阵孩童般的笑声。

侧头看过去,果然是那位哥哥。

“喂,你打我做什么?”我佯装着生气的样子,嘴巴撅的老高。

那哥哥似乎也摸不清我是否真生气,一时间也不敢乱说话。

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我“噗嗤”一声笑出来。

“原来你这小流氓,还知道慌呀。”我捂着嘴巴笑得开心。

知道我是骗他他倒是也不恼,只是捏着后脑勺的头发和我一起笑着。

“怎么敢不慌呀,要真惹了你,恐怕以后是吃不上这么香甜的枣子了!还怎么讨好我家小将军。”

“你又犯了什么错需要来讨好我了?”

我与这哥哥正笑着说话忽然被一男人声音打断。虽说这人说的是普通话,但却带着奇怪的口音,是我从未听过的。

“嘉…将军?你怎么提前回来了?”那哥哥先是愣愣的再然后便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而那时我还不懂,唯见爱人才得如此欢喜……

而被唤作将军那人也在看到他那一刻,表情变的温柔起来。

“你怎么又在这儿撩起了姑娘?”男人将目光扫向我,我这才发现,这位将军长的有多出色。

自己虽然课本学的不甚优秀,但十分喜欢读些课外小说来消遣时光,当初看水浒传时,描写武松用过这样一段话: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不过当时读时还觉得作者真是夸张,这世上怎会有如此长相之人,而今日一见眼前这位将军,才知道古人诚不欺我是何意思,这位将军大概比起那武松的相貌,只有过之而不及吧。

—TBC—

很可惜的半成品(ಥ_ಥ)